永恒与象征—— 古埃及艺术 | 设计启发

原创文章 分类: 经验/观点 版权:
7826 32 57 21
2016-09-25
0.0
首页推荐

艺术与设计,应该是和谐统一的,“ 形式首先来源于实用需求,而形式特征是这种考虑的必然结果。”

Image title


■ 宗教与制度对艺术的影响

古埃及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出现了奴隶制国家,到公元前3000年,上埃及国王美尼斯征服了下埃及,建立了统一专制的王朝。国王被尊为法老,既是人间的君主,又是太阳神的儿子,统治者们利用宗教神秘的力量来统治国家。此后,埃及经历了古王国(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300年)、中王国(公元前2150年——公元前1200年)、新王国(公元前1071年——公元前332年)三个统治时期。

Image title


“ 与永恒的来生相比,现世的生命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插曲。”        

在古埃及的艺术里,“装饰”这个词可能很难使用,因为除了死者的灵魂以外,这种艺术无意给别人观看,事实上,那些作品也不想让人欣赏,他们只意在“使人生存”。在残忍的上古时期曾经有个惯例,有权势的人物死后,任他们的仆役和奴隶陪葬。牺牲他们为的是让死者带着一批合适的随从进入冥界。后来,这些恐怖行径不是被认为太残忍,就是被认为太奢侈,于是艺术就来帮忙,把图像献给人间的伟大人物,以此代替活生生的仆役。在古埃及的坟墓中发现的图画和模型就跟着种想法有关,为的是让灵魂在另一个世界有得力的伙伴。

Image title


因为埃及法老拥有无上的权威,使古代埃及形成一个封闭的具有超稳定结构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艺术主要服务于统治者,艺术个性和创造精神被窒息了。遵循严格的法则,采用几乎千年固定不变的手法进行创作,他们不太讲究画面的美观,更看重的是画面的包罗无遗,把美术作为尽可能清晰地记录事件的手段。埃及艺术不以艺术家在一个特定的时刻所看到的对象为基础进行创作,而以艺术家所知道和固有的东西为基础。即是说不以观察为基础,而以头脑中的概念为基础进行创作,形成了概念写实性的艺术特点。

Image title


        另一方面,为显示法老的权威,同时让法老有永远享乐之地,埃及人修建了大量的金字塔、陵庙和神殿,雕刻了无数巨像。它们都显示出永恒纪念性,在这个时期,吉萨金字塔的建成是古埃及人对于永恒权威追求的集中体现。


在宗教、制度与信仰的影响下形成以「王权的艺术」、「宗教的艺术」、「来世的艺术」为核心的古埃及艺术体系。


■ 古埃及艺术的主要表现形式及特证

“ 形式首先来源于实用需求,而形式特征是这种考虑的必然结果。”

「古埃及绘画」

Image title


绘画造型,实际上是界于雕刻和绘画之间的一种美术样式。另一种样式是象形文字,这种象形文字最初是用一个符号代表一件实物,每一个符号就是一幅独立的绘画。后来,象形文字虽然逐渐发展为会意,但始终保持着象形的符号,我们现在看到他们把人和鸟、狮子等动物与各种植物的形象一个个真实而生动地画出来,配在画面或浮雕的背景上,起着类似中国画中的“题跋”作用,同时对画面也起着装饰作用。可见古埃及人也是把书法作为一种艺术来看待的。古埃及的第三种绘画样式是墓壁画,这是古埃及最主要的绘画形式。

「古埃及浮雕和壁画」

Image title


浮雕和壁画是埃及陵墓装饰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在古王国时期已经奠定了基础。它们在表现形式上有着程式化的共性。在许多情况下它们之间是没有严格区别的,不妨称浮雕壁画。有些艺术手法一直被延续下来,形成了埃及艺术独特奇异的风格,这种风格特征是:横带状的排列结构,用水平线来划分画面;画面构图在一条直线上安排人与物,人物依尊卑和远近不同来规定形象大小,井然有序,追求平面的排列效果;注重画面的叙述性,内容详尽,描绘精微;人物造型程式化,写实和变形装饰相结合;象形文字和图象并用。始终保持绘画的可读性和文字的绘画性这两大特点。

Image title


人物造型程式(正面律): 表现人物时,头侧面,眼睛正面,肩及身体正面,腰部以下又是侧面。画面用水平横线来分割结构,人物排列井然有序,甚至动物都是成排出现。

运用以上的表现手法对人物的形象进行处理,是为了使人的形象特征更加突出和完整,这也是埃及绘画追求完整性的体现。古埃及人认为,人死以后会复活,在墓中继续生活。艺术作品中某个人物形象的躯体缺少一部分,那么他在冥界也会是一个残疾者,因此他们在创作陵墓壁画是最关心的不是美与丑的问题,而是如何真实的反应存在的事物。“正面律”可以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标,例如,描绘脸时通常用侧画法,正面画法不易表现鼻子,如果没有鼻子,此人在冥界就会丧失嗅觉。而眼睛适合于正画法,这样一来,眼睛的视觉功能可以得到充分展现,其他部位也采用同样方法,人复活之后就能在目中“健康的生活“了。

固定的色彩程式:男子皮肤为褐色,女子为浅褐或淡黄,头发为蓝黑,眼圈为黑色。

不论是浮雕还是绘画,都表现了精确的技术性和真实而激动人心的现实性。它的现实主义倾向不是用写生的方法,而是刻画生物或物件最重要的表征,它具有深刻的民间基础,是在描写埃及人民日常生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古埃及雕塑」

Image title


姿势必须保持直立,双臂紧靠躯干,正面直对观众; 根据人物尊卑决定比例大小; 人物着重刻划头部,其他部位非常简略; 面部轮廓写实,有理想化修饰,表情庄严,几乎没有表情; 雕塑着色,眼圈描黑,有的眼球用水晶、石英材料镶嵌,以达到逼真的效果。


「古埃及方尖碑」

方尖碑(obelisk)是古埃及的杰作之一,是古埃及崇拜太阳的纪念碑,也是除金字塔以外,古埃及文明最富有特色的象征。方尖碑外形呈尖顶方柱状,由下而上逐渐缩小,顶端形似金字塔尖,塔尖常以金、铜或金银合金包裹,当旭日东升照到碑尖时,它象耀眼的太阳一样闪闪发光。碑高度不等,一般修长比为9~10:1,用整块花岗岩制成。碑身刻有象形文字的阴刻图案。古埃及的方尖碑后被大量搬运到西方国家。

Image title


今天,当我们漫步在罗马、巴黎、伦敦、华盛顿时,这些高高耸立的碑曾引起惊奇和欢赞,现在依然像民族图腾一般吸引着我们的视线,使人们的心身、意念在经历岁月淬炼的伟大艺术面前升华。真正的艺术不分音乐、舞蹈、绘画、雕塑、建筑抑或是其它艺术形式,终将是向全体感官开放的整体。

拥有独特形式的方尖塔,拨动的是两个古老的历史密码,它穿越时空,交织出理性美的形式,它也同样是一座别具一格的里程碑,一个关于人类迁移、开拓、延伸的宏大业绩,一个揭示人类罪恶的隐喻,而且也仅是它,将成为涵括全球人类社会文明唯一存在的事实。在这里它将被看成当代意识的再现,重新定义的审美系统。


「古埃及金字塔」

埃及金字塔是古埃及法老(即国王)和王后的陵墓。埃及金字塔始建于公元前2600年以前,共有70多座,大部分位于开罗西南部的吉萨高原的沙漠中,是世界公认的“古代世界八大奇迹”之一。塔内有甬道、石阶、墓室、木乃伊也就是法老的尸体等。最大、最有名的是祖孙三代金字塔——胡夫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和门卡乌拉金字塔(孟卡拉金字塔),其中以胡夫金字塔最为出名。埃及金字塔成为了古埃及文明最具有影响力和持久力的象征。

Image title


台阶式金字塔见证了权利和威严的一步步上升,最后埃及人让金字塔放佛可以直接与太阳和天空交流,达到在稳定的三角形下强有力的昭示。昭示着永恒的权威和无尚的庄严。利用这种异常醒目的建筑图像来确立身份和地位,是埃及人在茫茫沙洲中信念和智慧的选择。

「古埃及柱式建筑」

埃及柱式是埃及古代宫殿,神庙、陵墓等建筑中常用的梁柱体系范式。有人面像,带涡卷的花叶,成束芦苇,纸草花式等样式。

Image title


「古埃及神庙」

神庙建筑是埃及文明的重要载体。它反映了古埃及社会文明的发展水平,凝聚着古埃及人的聪明智慧,蕴涵着古埃及人的宗教信仰、民族审美、文化象征等多层内涵。古埃及专制王权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于宗教的力量,而神庙正是实现这种精神功能的场所。古埃及人修建神庙主要集中在三个重要时期,古王国时期;新王国时期和托勒密王朝时期。


Image title


哈索尔神庙

神庙分成两部分:外神庙与内神庙。外神庙可让新加入者进出,内神庙只能让经过认可的,需要进一步接受更深入学识的人进去。

这些神庙非常重要,它们周围会逐渐形成建筑群,为在那里生活和工作的人提供住所、食物和支持。整个建筑群由一系列区域构成,越往中心越神圣,最里面是神圣的圣地。

在复合建筑外面的公众区里,修建了圣湖、诊所、厨房、酒厂、谷仓和“生命之屋”——神庙大学、图书馆和誊写室。从码头开始,沿着一条两侧通常有狮身人面像和其它巨型雕塑的大道,就能直达神庙的庙墙和通往神庙主体的宏伟的塔门。


Image title


埃及神庙内部分层结构图

装饰艺术对古埃及人而言并不是抽象的观念。埃及艺术家的作品都具有实用的目的。它们不是灵感和想象力捕捉的一种体现,同时还传递着正确的宗教法则,连接了人神之间的关系。神庙空间装饰丰富,以浮雕和绘画为主,门墙、围墙以及大殿内墙面、石柱、梁枋上都刻满了彩色浮雕。它们是叙述法老远征的一目了然的编年史,描写了军事会议、狩猎、宿营、攻克城堡、激战急热烈欢迎法老满载战利品回到埃及的场面,以题材丰富与构图的变化多端而激动人心。

Image title

路克索神庙

浮雕的构图保持着传统倾向,形象是理想化的,国王的形体始终在构图里占据着主要地位,常被描写成百万雄师的领袖,正驱驰着战车横扫敌人,或正带领私人护卫,在沙漠之中狩猎。浮雕装饰的场面或用神之子及威震四方的君主形象来歌颂国王或让国王享受冥土的幸福。古埃及祭司在神庙的设计上,“想尽办法创造神秘的气氛”,是为了“适合埃及全国的精神需要”。

神庙建筑艺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埃及人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生活,其中积淀着古埃及人的美学观念、宗教情感、艺术思想等文化内涵,在文化和艺术史上具有很高的价值。

「古埃及多神教信仰」

埃及历史之初,埃及人崇拜他们国家的动物:鳄鱼,公牛,猫,狒狒,蛇,甲虫等等。后来他们将他们的神创造为人形,但其中仍保留了动物的头像,下面连接人的身躯,譬如埃及的主神阿蒙·拉(太阳神),有时用牡羊头作为象征;养育女神哈索尔顶着牛的脑袋;凶狠的战争女神塞克美特长着狮子的头;科学之神托特则是白鹤头。

Image title


埃及天地之神及众神图

据古埃及人说,天地之初,从原初之水中的莲花里诞生了太阳神阿蒙拉,他的子女休和泰芙努特诞生了天穹之神努特和大地之神凯布,两者又结合生育了奥西利斯和伊西斯,然后奥西利斯和伊西斯也结为夫妻。努特和凯布还生育了塞特和奈芙提斯,他们也同样结为夫妇。

由于埃及人对神祇的信仰,对长生不死的信仰以及对葬礼的重视史埃及留下了许多神殿和墓葬艺术。自古以来,埃及人就认为许多东西都具有神性,不但分别给以神名,而且信仰他们。例如信仰动物形象的神祇(圣兽)就是个特征。有的神祇是原封不动的动物形象,有的神祇则是在人体上安放了一个动物的头,有的则是头上安置神之象征的神像,有的则全是人的模样,而手上拿着神的象征。

■ 古埃及艺术对现代设计的启示

几何形式的规整和对自然的犀利观察,将两者结合起来的程式化概念写实就是一切埃及艺术的特点。古埃及的风俗、文字、艺术等各方面均有其独树一帜的程式化特点,这也是古代埃及文明能够在历史岁月的长河中被保存下来的重要原因,古埃及人最重要的理想是寻求和谐与实践永恒。神与人的关系是和谐的,人与社会的关系也是和谐的。古埃及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是大部分人的个人行为与当时的社会理想一致、双方都获得满足的时候。

现代设计,对用户与设计体验的关系和谐,设计师与商业化目的的和谐,设计风格与时代背景相和谐的追求是一个设计师不可或缺的。关于的设计风格的探索,设计规范的程式化,符号化艺术的启示,都值得每个设计师长久思索。

下次更新:伟大的觉醒—— 古希腊艺术 


Image title

长按二维码关注

MONK_DESIGN

dribbble.com/monkdesigner

1622粉丝/205关注

2016年度最佳作品集TOP50得主原创小生
震源「1.0」-心在一起设计师必需的_纸面原型模版「PDF打印、Sketch文件」

扫描二维码
去手机端查看海报

京ICP备14007358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104号 / Powered by 2008-2019 U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