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中的抄袭

好文转载 分类: 经验/观点 版权: 原作者: UX ideas
8837 43 48 2
2014-11-25
0.0
编辑推荐

逆向工程(Reversed Engineering)普遍存在于各个领域,尤其在中国,各行各业的高手们,更是乐此不疲。

逆向工程(Reversed Engineering)普遍存在于各个领域,尤其在中国,各行各业的高手们,更是乐此不疲。大厨师喜欢到处吃吃喝喝,用舌头跟鼻子去破解各地美食的料理秘方;电影工作者喜欢把经典桥段拿来重复播放、快转倒转、慢动作格放,反覆地推敲每一个走位跟运镜。中国莆田被誉为“鞋城”,部分运动鞋抄的甚至品质比正品都要好。就连裕隆老总严凯泰都曾发生过类似的趣事,他在正式代理Armani前,就曾经把Armani西装丢给港台一流的打版师傅拆解研究,直到怎么组都组不回原样时,他才心甘情愿地放弃自行生产,专心做代理销售。

每个人看到好东西时,心里自然都会想着:「靠,这是怎么办到的?」也因此,人们都会渴望把美好的东西拆解,把它的外表一层一层地拨开,直到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为止。这个过程就像拆礼物一样,一层一层的包装被打开,外观越来越接近物品本身应有的大小跟重量,最后露出礼物的一瞬间,谜底终于揭晓,这可是相当迷人的经验。「喔,原来是这样做的阿!」这样的赞叹声,就在最终破解的那一刻,发自内心地冒了出来。人类最原始,那种窥探、追根究底、搞懂怎么做的本能渴望,就在这样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被彻底满足。

就像上面所提到的,逆向工程的过程里,充满了惊喜与刺激,既知性,又充满挑战性。不过,从 UI Design的角度来看,搞懂怎么做(know-how),跟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know-why),其实是天差地远的两件事。

在UI界,逆向工程这档子事也是常常在发生,每天都在做,只是抄得多抄得少,或是依赖程度高低的差别而已。设计手机界面的时候,拿起iPhone或是Samsung玩看看,参考一下人家是怎样做的;或是设计相机时,拿起 Canon或Nikon,看看人家的人脸对焦框是方的还是圆的,合焦时会不会变色?久而久之,所有类似产品的界面都长得很像,用起来都一样,没有特别好,也不会特别差。由于这种状况每天都在发生,所以部分的界面设计师,很可能已经习惯于大量地参考别人,然后小幅地改善自己。

 

从模仿中学习,其实是个必经的历程

从现有案例中学习,其实是件好事,也或许可以当作是蹲马步般的基本功。举个例来说,要一个没吃过意大利菜的人,做出好吃的意大利式炖饭 (Risotto),或是要一个没玩过游戏软件的人,凭空设计出一款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MMORPG),那都是相当困难,甚至天方夜谭的事。

界面设计师在开始着手设计前,当然要对该产品,或是同一领域的其他产品,有清楚的认识。在界面设计流程里,这个知己知彼的过程与方法,就叫做竞争者分析 (Competitor Study)。通常在做产品定位,或是进行设计前,都会先跑过一次分析,搞清楚现有产品的优势劣势,以及自家产品的机会点。

在做界面设计的竞争者分析时,最简单的方法是,找来各家产品,快速比较一下设计风格、信息架构、互动效果等,一个表格或是几张slide大概就可以搞定。另一种比较严谨的做法则是,把整个界面设计的元素全部拆解开来,重制出一份UI flow,并且将layout跟icon全部摊开,把各种互动设计都分门别类,一个一个做比较分析。后者的做法,跟所谓的逆向工程,其实没什么两样。

 


UI Flow摊开,里面的界面设计就一目了然

经过上述的拆解与分析之后,简单如iPod,复杂如iPhone,内部的操作流程跟界面设计元素,都可以摊开来一览无遗。这时候要抄要改,几乎都像做卤肉饭一样轻松 (其实也没这样轻松,苦工夫一堆,又会被告,千万别傻傻地去做)。至于要参考哪个部分,如何转化成自己的设计,则完全看设计师自己的功力与经验。

 

苹果因iOS6的时钟抄袭付出了2000万瑞士法郎的代价

 

就像前面举做炖饭,或是研发在线游戏的例子一样,做界面设计时,要是不做点竞争者分析的功课,就很可能会闭门造车,搞出类似重新发明轮胎的糗事 (历史上,轮胎的外型曾经被重新发明很多次,方型的,雪橇型的都有,但是弄到最后,事实证明还是圆的最有效率)。透过逆向工程的手段,去快速学习、了解竞争者特性,是非常有效率且必要的做法。莫内、梵谷、毕卡索,哪一个没有画过静物素描,没有揣摩过大批翻制的石膏像?从模仿中学习,是人类进步的重要技能,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更是得不停地模仿,不停地踩在别人既有的基础上,追求实质的进步。

 

 

Dribble.com上很多设计师就在通过模仿,进行学习。或是为了掌握原作者的做法,或是为了在原作基础上加入自己的创意。

 

掌握关键本质,才能够举一反三

只不过,模仿应该只是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知道如何做得一模一样,跟了解背后的原理原则,真的是天差地远的两件事。

举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有时候我们常会看到许多四不像的产品规格,去找PM讨论时,总会听到:「XX大厂就是这样设计的,我想他们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跟道理,我们照着这样做比较安全。」 更厉害的PM则会融会贯通、旁征援引,说出一套道理来:「我会想拿掉电源开关,是因为iPod也没有电源开关;至于这里要长按两秒钟,是因为PDA也都是长按两秒钟;而且我还加了闪七下的灯号提示,这是我们自己发明的,非常friendly,跟Canon的打印机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喷饭的对话常常出现,每回听到这些谬论,除了心里苦笑之外,也很懒得去反驳。老实说,我不太能够接受「XX大厂这样设计,一定有他的原因跟道理」这种说法,太笼统,而且也太马虎行事。在搞不清楚别人为什么这样设计之前,就一股脑地抄,抄到最后就像拼装车一样,东拼西凑,重看不重用。

好的界面设计师不只懂得欣赏好产品,具有一眼就看出关键概念的鉴赏力,而且更懂得将这些精采地设计概念消化吸收,重新转化成新的设计,比过去看过的更精练,更贴近使用者需求。够水平的界面设计师,绝对不会只从Apple, Samung等公司产品找灵感,更大一部分的启发来自于日常生活,来自于人类历史当中所有的经典设计。

 

举个例来说,在思考手写输入界面的可能性时,我们会去参考Windows Mobile、汉王、蒙恬,或是甚至是iPhone的触控荧幕键盘。但是在此同时,我们更关注的是,手、笔跟纸的关系。我们观察人们长久以来怎么样用笔纪录,如何在纸张上头注记,如何涂改,如何销毁。渐渐地会发现到,现有的手写输入界面都不够好,连市面上最棒的产品也顶多在及格边缘,离感动人心还差的远。这时候,精采的就来了。从竞争者分析中看到现况,找到机会,然后透过设计师的经验与巧思,就有可能设计出一套全新的手写输入界面,一举超越现下的所有产品,或者你要说是,有史以来的所有产品也可以。

这就是具备鉴赏力、观察力,并且掌握关键本质的奇妙功效。同样是做竞争者分析,同样是逆向工程,不明就里地抄,跟了解原理原则后的全新设计,很可能就是地狱与天堂的差别。在这一点上,台湾厂商的逆向工程技术确实很先进,但是少了创意,少了理想与坚持,最后很可能开发出的全是一堆me too,或甚至比me too还差的产品,真的是很可惜。

小结:

现在,我们在进行界面设计前,已经很少大规模地做Competitor Study的前置工作了。在产品线越做越熟稔的状况下,逆向工程所能带来的启发性已经越来越低。看来看去还是那些已知的设计,反而容易把自己的思绪绑在既成的小框框里,看得越多,越难跳出去。

相较之下,用户访谈或是观察就有用多了,每次观察总会发现一堆需求没有被满足,每次面对不同的使用者,总会听到各种希奇古怪的想法,或是见识到匪夷所思的操作方式,而且搞不好还不赖咧!也因此,现在做竞争者分析,都会觉得有些无聊,提不起劲。不过,要是哪一天可以对用户的脑袋,来个逆向工程,层层拆解,我就应该会蛮有兴趣的!

 

原文地址:http://www.handyui.com/2007/09/08/reversed-engineering-in-ui/

漫谈UI界的逆向工程

BIGS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1250粉丝/60关注

助人为乐原创小生
Light Color--流动的轻色Light Color-轻色

BIGS

BIGS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助人为乐原创小生

京ICP备14007358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104号 / Powered by 2008-2018 U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