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今的字体设计| 方正字库郭毓海专访

原创文章 分类: 人物访谈 版权:
5690 35 74 1
2017-08-24
26.9
首页推荐


在UI中国平台上,有不少设计师对字体设计都非常感兴趣,也有许多小伙伴对于字体应用上的排版有着一些疑惑,本期专访我们邀请到方正字库的高级字体设计师郭毓海老师,为大家分享穿越古今的字体设计。



郭毓海

方正字库高级字体设计师

代表作品:方正古仿,方正鲁迅体



获奖经历:

  • 2012年第六届“方正奖”字体设计大赛仿宋字体设计一等奖(古仿)
  • 2014年第七届“方正奖”字体设计大赛教科书字体设计二等奖(铅笔字);排版字优秀奖(尔雅)
  • 2016年第八届“方正奖”字体设计大赛英文字体三等奖(Moon Blade);排版字体优秀奖两项(正文圆草、云中榜书)
  • Hiii Typography 2015中文排版字体设计金奖(北风榜书)
  • Hiii Typography 2016中文排版字体设计优异奖(磨蚀)


郭老师的作品



UI中国:我们经常看到字体设计会应用到logo设计当中,您对此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Logo字体不同于字库字体需要维持众多汉字的统一,因而可以更夸张,设计表达更自由,如果对识读要求不高,甚至可以图形化处理。


Logo中用到的字体设计,来源有三,一是现成的字库字体,而是在字库字体基础上修改,三是原创设计。个人推荐第二种方式,在别人工作的基础上进行再创造,起码字的间架结构和笔画粗细关系容易把控,比在一张白纸上自起炉灶要省事,改动得大些,别人很难看出来源,可以算作原创了。


Logo中的字体设计,个人建议尽量避开使用英文缩写,人民群众的创造性解读能力是无穷的,品牌形象因此被拉低的例子很有一些了,设计师无语,老板无奈。



UI中国:在字体的运用中,您对于中英文字体排版有什么心得?


从审美角度,我倾向于两个极端的做法:要么达成中英文的高度协调,这在正文排版中往往是必须的,除非对英文部分有特别强调的需要,在其他场合也是最保险的匹配方式;要么产生高度的对比,这在字数较少的标题、海报等设计中容易出其不意,更夺人眼球。


郭老师的作品-排版类字体设计、英文字体设计



下面从专业字体设计角度谈谈,会有些枯燥。


每套中文字体均配套有英文,但在具体的排版应用中,往往会另选英文字体与之混排而不用“原配”。这种方式虽然麻烦,排出来的英文却更“地道”。按理说,直接用中文字体配套的英文最省事,但很多中文字体的中英文排版并不理想,这是个困扰中文字体设计行业的问题——辛辛苦苦设计的英文部分,却不能为人所用。


其原因有三:一是英文部分本身设计不合理,二是字库字体国家规范中,对拉丁文的规范制定,与英文排版习惯规则并不兼容,三是众多排版软件自身排版策略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主要存在于一些老的缺乏更新的字体中。新近设计或优化的字体,英文设计越来越好,很多是针对中文的专门设计,风格、字重、大小、基线位置、字间距等都是专门设定,与中文有高度的一致性,适合在正文排版中使用,从设计本身而言,使用者无需另找英文字体。


第二个问题往往是排版中的棘手问题来源。比如引号的字宽设定,中文设计规范中是全宽,即一个汉字的宽度,尽管一些软件的排版策略会将其宽度减少,但一般很难像英文字体中的原始设定那样合适。而如果字库标准更改为与英文习惯一致,则众多排版软件则需要反过来更改排版策略。



(中文配套英文的“半全角”设定带来的矛盾)



第三个问题,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Word不支持变宽中文字库的排版,因为其排版策略将汉字默认为等宽字符,而Adobe系列软件则支持变宽中文字库,可能有人会说Word不能算作“排版软件”,但Word的庞大用户量是其他图文软件难以比肩的,它的一些排版特性即使不合理,也已经几成习惯标准。字库本身可以提供字宽、字高、字间距等等一系列内置设定,但是否调用和如何改易则是具体应用软件说了算。


以上问题,相信每个从业者都有切身体会,都想让字体和排版匹配更好,也相信一切会越来越合理。



UI中国:许多古风字体非常有韵味,设计这类字体有什么门道吗?


设计具有“古风”意味的字体,还是要花点时间去熟悉标的“古风”的特征,在这个过程中,了解一点简单的文字学常识和书法常识会很有帮助。


从文字演变来说,举一个例子:汉代隶书几乎没有“竹字头”,这源于篆书竹字头跟草字头结构相同而只是方向相反,隶变时合二为一。现在我们看到一些隶书中有竹字头,是后世从篆书或者楷书的竹字头中抄来的。



郭老师的作品



从书法角度而言,除了文字的时代风格主导,部分特点还有书写姿势、书写工具、书写载体等因素。书法有碑帖两大体系,就帖而言,例如汉简的时代,人们凭几书写,书写视距远,书写姿势可以用“挥洒”来形容,因而笔画质朴流畅,没有后世隶书那样精巧刻意的笔画操运。苏东坡伏“桌”书写,笔画多偏锋,结构也保留了偏而扁的特征。长峰笔、羊毫笔的广泛使用是十分晚近的事情,所以就不难理解唐代孙过庭的《书谱》迅捷劲健,怀素笔下的长线条也显得节奏短促,因为当时短锋硬毫蓄墨少。就碑刻而言,雕刻的时代风格,石质、文字尺寸等因素往往比“书丹”本身权重更高,比如汉代的碑刻隶书与简牍隶书便风格差异很大,书法中“魏碑”的风格,更是当时刻工技艺潮流的呈现。了解这些,现在用贝塞尔曲线去概括风格特征时,会心里有底,做出来的味道也容易更地道,而只是从“图案”角度去概括古代风格,则容易流于表象,虽然笔画看起来是那个样子,但总体可能让人觉得缺乏“古风”的厚重。



UI中国:针对屏幕应用的字体设计,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针对屏幕应用的字体设计,主要考虑因素有屏幕尺寸、像素密度、像素排列方式、阅读视距等因素,作为正文字被应用,并不追求夸张的风格,而追求字形美观耐看,阅读体验舒适且能满足快速阅读。



UI中国:方正字库在UI设计字体方面做了哪些尝试?


针对UI而设计的字体,主要是用于标题和正文排版的屏幕显示字体系列,从早期的微软雅黑——兰亭黑系列字体,到新近的悠黑系列字体,到正在开发中的悠宋系列字体,都是针对屏幕阅读特性而开发的。



微软雅黑是为电脑液晶屏幕而设计的,字面大,中宫也宽大,符合低像素密度和远视距阅读的需求,工业感的纵横笔画,更贴合像素的矩阵排列;


兰亭黑系列兼顾印刷,字面略比雅黑缩小,字重也更多;


而悠黑的设计则是针对手机阅读。手机屏幕像素密度高,能更精致地呈现文字细节,悠黑得以用比前者更小的中宫,更自然流畅的曲线,向书写气质和人文精神回归;手机阅读每行也就20字左右,视距也近,因而也没必要尽量做大字面,让版面通透些更有利于单字辨识。


一套字体全系列往往多达几十万字,可以说,字库厂商规模庞大而细致的工作是为广大UI设计师提供基本字体“素材”,服务于UI设计。



UI中国人物专访

官方唯一指定采访大号

2509粉丝/2关注

原创小生“劳模勋章”之锄头勋章
一只鹿的自我告白-搜狗输入法表情大奖赛一等奖专访相信原创的力量-搜狗输入法表情大赛打造IP新阵地

UI中国人物专访

UI中国人物专访

官方唯一指定采访大号

原创小生“劳模勋章”之锄头勋章

京ICP备14007358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104号 / Powered by 2008-2017 UI.CN